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和暖的太阳天空照

亲山临水听鸟鸣 喝茶饮酒伴琴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曲园春仍在  

2009-02-12 11:08:09|  分类: 吴门烟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早上骑自行车上班,穿街走巷时,无意间发现了曲园,一个从未听说过的小园林。我问过老婆,她在那附近住了二十几年,竟然也不知道,再问岳父,在我提醒下,他才恍然大悟,说是去过一次。曲园就是这样悄无声息的生活在我们的身边,几乎被人遗忘了。

曲园是俞樾的故居。俞樾,是晚清时期的国学大师,声名远播东南亚。因为自己实在不学无术,只是觉得名字非常熟悉,却又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。俞樾和那个时代的很多江南文人一样,不善于或不屑于做官,来到苏州讲学,教了如章太炎等一大批学生,铸就了不朽的学术成就,也亲自修建了这个曲园。

和其他园林比,曲园实在是小,门票只有一元五角。买票时,我还想,收十元也应该是应该的,进去才发现,大清早的,里面却并不安静,春在堂对面的一个房子里,几个老苏州已经在那喝茶,才明白,曲园并不在意游客的生意,而是以经营茶室为主了。天气很好,阳关从花窗里穿过,洒落在青石砖的地面上。春在堂和乐知堂里都有橱柜,橱柜里展示的应该是俞樾的文稿和生平简介,可惜的是,上面落满了灰尘。

俞老先生实在是跟我们开了一个玩笑,说是曲园,进入园子才发现,贯穿其中的竟是一条笔直的长廊,这里蕴藏的意味不得而知了。长廊一边是院墙,另一边是太湖石堆砌的假山、小水池和回峰阁。长廊到底,右转入一个狭长院落,石砖上布满了苔藓,边上的房屋都锁了门,不让进去,扒窗看看,里面已经空置很久了。昨晚看《说园》,说小园林要坐下来品,转了一圈,我就找个地方坐下。坐在这,隐约的听到茶室的说笑声,却有“蝉噪林逾静”的清幽了。一棵古树已经枯了,不知道还能不能在这个春天发出绿枝叶来。正想着,忽然听到隔壁有人在吵架,先是一个女人的声音,后来好像男的忍不可忍了,也吵了几句。吵架的苏州话,我听不大懂。隔壁的房子应该也是俞樾的故居,只不过现在都住了平常人家。当年俞樾在这里做学问时,应该也能听到这些寻常巷陌的声音吧。

春在堂里有一架钢琴,是赛金花用过的,后寄存在俞樾家里,再后来,有了变故,竟一直没有拿走。钢琴静静的立在侧后门边,应该有上百年的历史了,也应该见证了很多变故,如今依然无声的立在那。琴键上应该还有赛金花的指纹吧,我宁愿这样想。忽然想起一句话:“斯人不在,幽梦犹存”,再看看这久未修整的堂屋,心下却生出一丝伤感来。苏州不仅出才子,佳人的故事也有很多,赛金花、柳如是、陈圆圆,还有虎丘的真娘,都是历史,也不一定都是历史。个人有个人的故事和评说,古今多少事,竟然如此流落和消散在红尘中。沧桑啊。

快要出门时,又有些不舍,再走回来,来到乐知堂,两个老苏州在下棋,在乐知堂里下棋,真是名副其实啊。一个老苏州在另外一张桌子上看书,桌上的茶杯冒着热气。院落里还是很安静,隔壁的茶室依然有说笑声。天气暖和了,但是园子里的树木并未发芽,花也没开。花落春还在,花未开,春也在。等花开时,还会再来看。

 

曲园春仍在 - 一爪 - 春在堂

   

曲园春仍在 - 一爪 - 春在堂

 

曲园春仍在 - 一爪 - 春在堂

  

  曲园春仍在 - 一爪 - 春在堂

   

曲园春仍在 - 一爪 - 春在堂

    

曲园春仍在 - 一爪 - 春在堂

    

曲园春仍在 - 一爪 - 春在堂

   

曲园春仍在 - 一爪 - 春在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5)| 评论(2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